必赢亚州官网 1

■本报记者 马 燕

北京时间6月14日凌晨,传媒大亨默多克宣布将与妻子邓文迪离婚,并透露两人在半年前“矛盾就已经不可调和”。消息一出让各方颇为震惊,昔日被网友广为称道的华裔“大龄剩女”(邓文迪结婚时31岁)勇斗正妻、智钓富豪金龟的“神话”已然不复存在。回首邓文迪这颇为传奇的奋斗历程,我们不得不承认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小三上位”的教科书范本。
对邓文迪而言,改变命运的第一个契机出现在1987年。在这一年里,她认识了一对来自加州的美国夫妇,Jake
Cherry和他的太太。尽管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机会,邓文迪却充分地运用了它,使之为自己带来了最大的利益。1988年2月,邓文迪在Cherry夫妇的帮助下获得学生签证,进入一家社区学院,Northridge加州州立大学学习。从加州州立大学毕业后,邓文迪进入了耶鲁大学商学院,在Daniel
Blake教授的推荐信中,她被称为是“Super”学生。 一杯红酒搞定默多克
1996年,邓文迪从耶鲁毕业,准备谋求到香港发展。这时,命运之神再次青睐了这个女孩,邓文迪获得了她一生中一个非常关键的机会。在飞往香港的飞机上,邓文迪恰好坐在了默多克新闻集团的董事布鲁斯-丘吉尔(Bruce
Churchill)旁边,当时这位先生正准备上路前往香港担任Star
TV的副首席执行官。一生中,我们能有多少次这样的机会与这样重要的人士相遇呢?你是不是会因为胆怯,或是没做好准备,而就这样让幸运女神檫肩而过呢?反正,邓文迪不会。尽管缺乏在娱乐业的从业经验,但凭着常青藤学校的商务学位以及精通英语、粤语和普通话的有利条件,飞机还没到香港,她已轻而易举地谋到了卫星电视公司总部实习生的工作。从此,她与默多克结缘。
虽然当事人对此保持低调,但仍挡不住外界对其婚恋的猜测。一个流传最广的版本是:邓文迪在香港办公室以一个出色的商业计划给默多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随后在例行视察的时候,她被叫去谈话。还有一个版本说:在香港,默多克参加的一个鸡尾酒会上,邓文迪故意把红酒洒在他的膝盖上,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点评:邓文迪与默多克相识的故事被人传得神乎其神。别管人家当时干没干“把红酒故意洒在默多克大腿上”的事,光是充当“不速之客”的这份勇气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当然你可以把这归咎于射手女勇往直前的二劲儿,但那也是有准备的二。有着西方女人的婀娜身材,又颇具东方情调的邓文迪,那必然是经过一番扬长避短的仔细捯饬,才能用“美人计”赢得老板第一印象的高分。
反客为主:成为默多克第三任妻子
当然,对于志向远大且善于把握机会的邓文迪来说,在新闻集团的香港分支机构里做一名级别不高的雇员,根本不能令她满足。我们并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邓文迪把她的目标锁定在了她的老板,新闻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默多克,这个比她大三十八岁,但却在全世界媒体中具有举足轻重作用的男人身上。但很显然的是,自从1998年初,邓文迪以默多克上海、北京之行的随行译员身份第一次出现在这位传媒大王的身边之后,后者便被她所吸引了。很快,Star
TV的员工们开始对两人之间的罗曼蒂克议论纷纷,他们被发现在香港的一次晚餐会后手牵着手。1998年5月,默多克与他结婚31年的妻子Anna分手。第二年6月,他们正式签定离婚协议。1999年6月25日,也就是距其离婚协议生效日仅仅17天后,默多克在泊于纽约哈得孙河的私人游艇Morning
Glory号上与邓文迪举行了婚礼,只邀请了不到100位宾客参加。来宾中包括特意前来助兴的威尔士歌手Charlotte
Church,以及金融家Michael Milken和俄罗斯大亨Boris
Berezovsky。邓文迪,这个多年前普普通通的广州小女孩,终于登上了她人生的顶峰。
点评:邓文迪与默多克的结婚日期是1999年6月25日,距离默多克与前妻离婚的生效日只有17天。由此可见,人家当小三第一天就是奔着正室去的,要不怎么嫁进豪门?那些在豪门门口转悠来又转悠去,不敢敲门又不甘心滚蛋的都是摆地摊的,早晚会被城管轰走的。“爱我就娶我”是唯一选择,对方已婚的话,反而更适合摆出欲拒还迎的姿态,“天长地久”可以不求,但光是“曾经拥有”那是绝对不行的。
声东击西:生女儿为稳固地位 1999年6月8日,默多克夫妇的离
婚完成,仅在17天后,默多克便迫不及待地与邓文迪举行了婚礼。但是邓文迪怎么可能甘心接受这样的安排:守着一个身家百亿的老公,却不能动其中的一分钱,而且一旦老公去世,自己就要被扫地出门、远离新闻帝国!真正了解邓文迪的人都知道,她根本不会满足于做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
安娜怎么都想不到,默多克在接受化疗前,早已将自己的精子抽取并冷冻,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是邓文迪的主意,但显然邓文迪在不声不响之间掌握了主动,把离婚协议中的不利条款逐步化解。
2001年11月19日,依靠高科技“法宝”——试管婴儿,邓文迪生下了她和默多克的第一个宝宝格雷斯,一个孩子显然还不保险,2003年6月,邓文迪又为默多克生下了一个女儿。终于“母凭子贵”,默多克很快抱着幼女宣布道:“我的所有孩子都有接替我的位置的机会,即使是格雷丝和克洛伊,她们尽管年龄很小,但她们和其他兄姐享有同样的承诺。”而在邓文迪生下第二个女儿后,默多克很快乐地宣布,这让他无限期地搁置了退位的打算,因为他和第三任妻子邓文迪组建的新家给他带来了无限活力。这样,邓文迪又轻易赢了第二回合。
点评:因为默多克不幸患了前列腺癌,手术前,聪明的邓文迪用冷冻精子技术让自己成功受孕,生下两个女儿。默多克前妻当初离婚时的如意算盘和协议也全部落空。嫁进豪门不生娃等于白嫁,这是世人皆知的道理。邓文迪此回合采取婚前声东击西,婚后高科技受孕的战术。这一招,就算是甄嬛娘娘也要甘拜下风了。
树上开花:利用默多克资源壮大自己
自从1999年结婚后,鲁珀特-默多克的这位比他年少38岁的第三任妻子,就一直被人用怀疑和批判的眼光看待。说得好听点,会说她是个“花瓶太太”,说得难听点,会说她是个“钓金龟的”。关于来自中国华东地区江苏省的邓文迪如何变成如今的默多克夫人,住上了第五大道的洛克菲勒三层豪宅,一直有着各种错综复杂的说法,而最近,更是又有了新的转折。尽管其丈夫的新闻集团倦入英国报纸的电话窃听丑闻,正在接受监督调查,但邓文迪依然带着自己一份独立的事业开始崛起。在一个包括大卫-格芬、拉里-埃里森、托尼-布莱尔、妮可-基德曼和博诺等人的社交圈子当中乐此不疲,很多时候都没有丈夫陪伴左右。
她的第一部电影《雪花秘扇》在2011年出品,改编自一部畅销书,和另一位传媒大亨、米高梅电影公司前董事长哈里-E-斯隆的妻子弗洛伦丝-斯隆共同担任制片。这两位搭档与索尼电影公司也接近签约阶段,准备发行她们的第二部电影——根据中国钢琴家郎朗的回忆录《千里之行》改编的作品。
在许多人眼中,邓文迪是一个世界级的交际高手,这一点几乎超越了其他所有的身份。她笼络各种有权力的朋友,搭建错综关系网。她每年为权力女性举办晚宴,为朋友主办新书派对,并且定期安排上流聚会。当托尼-布莱尔和夫人切丽在2009年访问北京时,邓文迪就为他们组织了一个与中国政治掮客们聚会的晚宴。邓文迪用默多克的资源,来一步步实现自己的职业理想。
点评:一般人嫁入豪门之后也就是shopping美容做贵妇,相夫教子养养狗,但这绝对不是邓文迪的追求。在她刚嫁给默多克的时候正逢家族继承权斗争的漩涡,她知道不能对着干,于是主动放弃了公司里的大部分职务,但偏偏保留了一个不张扬却绝对重要的角色,即协助公司甄别潜在的投资机会,并担任公司与中国的之间的联络人。此后,邓文迪不断对新闻集团在亚洲的运营和投资施加影响,使得亚洲成为了该公司增长最快也是最重要的市场。在事业上掌握主动权,在媒体前频繁亮相,都是聪明女人为了离开豪门后的生活所埋下的伏笔。
2011年,新闻集团旗下公司陷入“窃听门”事件。默多克与儿子在英国议会接受相关听证。在听证会最后阶段,艺名为琼尼-马布尔斯的26岁男子突然从旁听席冲到默多克的座位旁,对默多克发动攻击。这一小插曲倒意外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当时,英国议员正准备提最后一个问题,马布尔斯手拿装满剃须泡沫的餐盘从旁听席的座位上冲过来袭击默多克。新闻集团法律顾问珍妮特-诺威挡住了他,接着默多克的妻子邓文迪向前一跃保护丈夫,现年43岁的她狠狠地用右手朝马布尔斯扇去,耳光准确地抽在了袭击者的脸上,清脆的“啪”的耳光声让全世界的视频观者都心头一颤,之后人们听到邓文迪喊道:“我抓住他了!”默多克并没有受伤,不过,他的外套上可能被沾上了剃须泡沫。听证会也因此中断了20多分钟,再次出现后,默多克已经脱下了外套。
事件发生后,邓文迪关键时刻起身护夫的举动被刊登在众多英国媒体头条。邓文迪也因此赢得了“守护天使”和“虎妻”的称号,一时红遍网路。这一事件不仅没有破坏邓文迪的淑女形象,还让世界认识了这个奋勇保卫丈夫的妻子。
点评:邓文迪右手一掌拍向突袭默多克的英国男子这戏剧性一幕,让网上涌现出不少“娶妻当娶邓文迪”之类的感慨。我倒是觉得邓文迪当时可能真没想那么多,那么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反应,只能又是射手女小宇宙爆发的另一次证明。但是,这一次穆桂英再世般的巾帼姿态,谁看了不得冲上去点个赞呢?
连环计:邓文迪豪门36计终梦碎
尽管城府颇深手段高明,但是邓文迪最终还是没能够保住这段豪门婚姻。据称,默多克和上一任妻子离婚时,签署了支付17亿美元的离婚协议。参照这一数字,邓文迪与默多克离婚可获10亿美元以上补偿。
至此,那些曾经把邓文迪奉为学习楷模的女生们或许可以梦醒了。无论嫁给怎样的男人,爱情都是不可或缺的元素。尽管嫁入豪门可能会获取很大的利益,但内心的感受只有自己最清楚。或许邓文迪在这场婚姻中赢得了天价的赡养费,但是在她内心当中,自己真的赢得了这场婚姻么?答案见仁见智。
点评:邓文迪14年婚姻刚一结束,不少人就来唱衰。什么“豪门梦碎”的标题触目惊心。先冷静下,我们回想一下,默多克和上一任妻子离婚时,签署了支付17亿美元的离婚协议。参照这一数字,邓文迪与默多克离婚或将获得10亿美元以上补偿,而邓文迪今年才刚44岁。怎么着都觉得这买卖不亏吧?再说了,真过不下去的话,离婚对于双方都是好事。一离婚,本能反应吃亏的就是女人,这样的想法太过时了,起码对于邓文迪来说绝对不是。

关注 5584888

或许星座学家正在从6月的星象中寻找蛛丝马迹。因为,在一个俄罗斯传奇男人普京离婚后,一个传奇中国女人的婚姻也宣告结束。

献吻 11

推荐阅读

献花 14

2013金融界“领航中国” 最佳电子银行评选

邓文迪

网上金博会高端访谈系列之谷伟
网上金博会高端访谈系列之樊志刚电子银行评选投票电子银行评选投票电子银行评选投票电子银行评选投票电子银行评选投票

英文名:

昨日,有关传媒大亨默多克和邓文迪离婚的消息占据了众多媒体的头条位置,虽然早在二人结婚时就不被外界看好,但当二人真的爆出离婚消息时,舆论和大众还是沸腾了。

Wendi Deng Murdoch

传奇女人邓文迪在历经14年的婚姻后,走到了人生又一个路口。而关于这次离婚,各种消息不一。

性别:

14年婚姻终结

为利益?为真爱?

民族:

路透社报道,新闻集团CEO老默多克已提交与妻子邓文迪离婚文书,新闻集团已证实这一消息。默多克发言人表示,半年前婚姻已不可挽回地破裂。

汉族

默多克和邓文迪于1999年结婚,邓文迪是默多克的第三任妻子。离婚申请是在新闻集团将娱乐资产和出版业务正式拆分为两家公司之前几天提出的。

身高:

据媒体报道,默多克提出离婚此举并不让人意外,并对于默多克这种强硬的做事方式表示早有预兆。而对于默多克向邓文迪告知提请离婚一事的做法,似乎暗示着邓文迪一直被蒙在鼓里,82岁的默多克宝刀未老,再次展现了其稳准狠的手腕。

175cm

对于二人离婚的原因,外界起初有三个猜测方向:集团利益、婆媳不和、幼女痛失继承权。

生日:

有人认为,导致邓、莫两人离婚的导火索是2010年分家时,邓的女儿分到了股票,却没有像莫多克的其他子女一样分到投票权。

1968-12-05

默多克和邓文迪育有两个女儿,她们在新闻集团并不持有带表决权的股份,而是一个由无表决权股票构成的信托基金的受益人。默多克通过一个单独设立的家庭信托基金控制着新闻集团40%的带有表决权的股份。默多克在之前的两次婚姻中还有另外四个孩子,其中有三人目前在公司的运营中起到积极作用。

体重:

去年,《纽约时报》就默多克与邓文迪的婚姻进行了剖析,报道说2006年默多克在接受电视采访时曾表示,“我与邓文迪的女儿,格里斯和克洛伊,可以在家族财产中分一杯羹,但是她们不能像我与前两位妻子的孩子一样有投票权。”为此,邓文迪非常生气。邓文迪的性格众所周知,据《纽约时报》称,邓文迪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敢指责默多克的人,她还因女儿们投票权一事威胁默多克离婚,但是最终两人解决了此事。

生肖:

正当邓文迪声名大噪,徘徊在高端朋友圈子中时,新闻集团爆出电话窃听丑闻。丑闻严重的毁坏了新闻集团的名声。默多克的次子詹姆斯·默多克,原本是极有可能接任新闻集团的接班人,在此次丑闻中也遭受重创。于是外界猜测,邓文迪是否会从中获利,接管新闻集团。

默多克此次提出与邓文迪离婚的时机非常微妙,恰好赶在新闻集团准备拆分并重组业务之时。按照计划,新闻集团本月28日将“一分为二”,新闻出版业务和娱乐业务将分离。

国籍:

目前还不清楚离婚是否和公司的拆分有什么关联,不过已经有分析人士指出,默多克婚姻的结束不太可能对本次的公司拆分有什么影响,默多克家族依然控制着集团拆分后的业务。

美国

此外,婆媳不和也被传为离婚主因。据澳洲Crikey新闻网站称,美国新闻集团总部的一些高层管理人员如今都在公开谈论默多克和邓文迪分居一事。颇为巧合的是,默多克百岁高龄的老母亲伊丽莎白将在8周内庆祝自己的101岁生日寿辰,她本来已经同意在本周接受一系列的媒体专访,然而日前,她却突然宣布取消所有这些媒体专访,这一举动更让外界对默多克的家事产生了无限联想。据悉,伊丽莎白和儿媳邓文迪“婆媳关系”不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星座:

但也有媒体报道称,是默多克和邓文迪两个人向纽约州高等法院提出的离婚申请。而他们离婚的动机或许是“因为真爱”。有分析称,默多克或许是假离婚,按照二人婚前协议,默多克死后,邓文迪不会有一分财产。而通过离婚邓获得财产,或许是最理想的结局了。

射手座

据称,默多克和上一任妻子离婚时,签署了支付17亿美元的离婚协议。参照这一数字,邓文迪与默多克离婚可获10亿美元以上补偿。

出生地:

不甘平凡

中华人民共和国、江苏省、徐州市

步步为营

血型:

关于邓文迪,有着太多的解说和演绎。邓文迪心中所想,外界无从知晓。我们所能看到的就是一个普通中国女人从普通走向传奇的人生轨迹。用“传奇”一词并无褒贬,不论是非,这个女人的前半生堪称传奇。

O型

推荐阅读

职 业:

2013金融界“领航中国” 最佳电子银行评选

其它

网上金博会高端访谈系列之谷伟
网上金博会高端访谈系列之樊志刚电子银行评选投票电子银行评选投票电子银行评选投票电子银行评选投票电子银行评选投票

毕业院校:

资料显示,邓文迪原名邓文革,原系徐州女排队员,邓文迪的父亲是一家工厂的经理,母亲是厂里的工程师,家中还有两个姐姐邓瑜及邓准玲,邓瑜曾任徐州通用机械厂技术员,邓准玲是大学生,全家在徐州时居住在徐州工程机械厂宿舍一套三居室的公寓里,家庭环境较好。邓文迪的父亲曾希望女儿能在广州成为一名医生,但邓文迪中止了广州医学院的学习,径直去了美国。

广医、加州立大北岭分校、耶鲁

对邓文迪而言,1987年是她第一个人生路口。这一年,她认识了一对美国加州的夫妇,Jake
Cherry和他的太太。Cherry先生当时50岁,正在广州一家中外合资生产冰柜的工厂工作,而42岁的Cherry太太因为丈夫的工作关系,也来到了中国。

所属公司:

邓文迪能够认识他们,是因为刚好Cherry太太有这个闲暇时间,能够帮助她提高英语水平。尽管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机会,邓文迪却充分地利用了它,使之为自己带来了最大的利益。

代表作品:

1988年2月,在Cherry夫妇的帮助下,邓文迪获得了学生签证,进入一家社区学院——Northridge加州州立大学学习。他们甚至让她和自己五岁大的女儿合用一间卧室和一张帆布床,并且承诺资助她的学习费用,直到她学成为止。

邓文迪,江苏徐州人,被称为中国最富有女人,有“一个传奇的中国女人”之誉,全名文迪·邓·默多克(Wendi
Deng
Murdoch,1968年12月5日-),原名邓文革,后改名邓文迪,婚后从夫姓。是传媒大亨—新闻集团总裁鲁伯特·默多克的第三任妻子,曾任新闻集团亚洲卫星电视业务的副主席。2013年默多克和邓文迪离婚。

与大多数必须为自己的生活而四处奔波的中国留学生相比,那时邓文迪的状况已经是很好了,但要说成功,那还差得远,显然年轻的邓文迪也如此认为。

主要成就

1、2010年全球十大超级富豪太太榜首

2、2011年全球十大顶级豪门阔太第五

很快,Cherry太太在丈夫处发现了一大堆邓文迪在广州酒店的房间里风情万种的照片。那时邓文迪18岁,Cherry比她大30岁。Cherry承认:他已经被这个年轻的女人所吸引。

星路历程

她18岁时离开中国,14年以后回来,她的名字成了文迪.邓.默多克。她嫁给了那年69岁的世界传媒大亨默多克,总资产超过400亿美元的新闻集团,从此诞生了一位来自中国的王后。

早在69岁的默多克决定迎娶生于江苏徐州的31岁女子邓文迪时,就有好事之人预言这个家族的麻烦来了。尽管邓文迪一再向世人表明自己爱情的纯洁性,但是默多克毕竟不是一个开杂货店的老头,而是掌管着400多亿美元企业资产和100多亿个人资产的超级富豪。

1999年6月25日,在纽约港外那艘豪华游艇上的婚礼上,尽管默多克的四个成年子女全部出席,但是这个家族已经开始出现裂痕。而此后默多克对于跟自己子女差不多年纪的娇妻的宠爱,屡屡使他与自己的子女发生龃龉。

尽管如此,默多克与邓文迪婚后的甜蜜生活一直持续着,因为他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观,他从一个“工作狂”变成了一个“生活享受者”。默多克的亲密助手形容邓文迪是一个出色的工作伙伴,她虽不擅长社交,但却聪明过人;她并非天香国色,但却和气温柔,极大地缓冲了默多克在工作中的压力,使他能够经常保持一种愉快的心情。

必赢亚州官网,默多克和安娜一直被视为拥有美满婚姻的夫妇的神话,可事实上,在1973年,默多克的传媒帝国扩展到美国后,他和妻子关系就开始变得疏远。

1996年秋,默多克到香港StarTV总部视察,在一个盛大的鸡尾酒会上,邓文迪的窈窕身影吸引了默多克的注意,于是他认识了当时还是亚视实习生的邓文迪,两人甚至交谈了好一会儿。这一点,很让几位高层雇员惊叹,因为近来他们发现很难让大老板专注地谈话,而邓文迪居然有本事与他第一次就谈这么长时间。不过,没人会想到这竟然是他们忘年恋情的开始。

多人发现,此后默多克在香港停留的时间多了也长了。邓文迪多次为默多克做翻译,又陪同他访问中国。1998年1月,邓文迪开始以翻译的身份公开陪伴在默多克左右。直到1998年10月,”老板与秘书“间的工作关系才正式升格为情人。两个人都非常欣赏对方如影随形的相伴,默多克经历了太多生意场上的勾心斗角,而和气又善谈的邓文迪带来了轻松自如和精神上的愉悦,更何况从事媒体经营的她当然也能够称职地“相夫”。

邓文迪出生在江苏省第二大城市徐州,后来由于父母工作的关系全家搬到了广州。她的父亲是广州一家机械工厂的厂长,母亲的职业不详,另外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兄弟。他们全家六口住在一套三居室的公寓里,以中国的标准来说,谈不上宽敞,但也决不狭窄。至于邓文迪自己,也算得上是一名好学生,成绩一向不错,还是学校排球队的成员。16岁时,她考入广州医学院。应该说,到此为止,邓文迪的经历和大多数的中国城市女孩并没有什么不同。换句话说,你和她是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无论是对你还是对她,成功都很遥远,但机会是均等的,就看怎样去把握了。

对邓文迪而言,改变命运的第一个契机出现在1987年。在这一年里,她认识了一对来自加州的美国夫妇,Jake
Cherry和他的太太。Cherry先生当时50岁,正在广州一家中外合资生产冰柜的工厂工作,而42岁的Cherry太太因为丈夫的工作关系,也来到了中国。邓文迪能够认识他们,是因为刚好Cherry太太有这个闲暇,能够帮助她提高英语水平。应该说,当时外国人在中国虽然不像现在这么多,但别忘了这是在广州,中国最早向世界打开窗户的地方,在那里,要想结识个外国人实在也并不是件难事,找个外国人补习英语也是当年汹汹涌涌的出国潮中很多人都有过的经历。可是,尽管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机会,邓文迪却抓住了它并充分地运用了它,使之为自己带来了最大的利益。1988年2月,邓文迪在Cherry夫妇的帮助下获得学生签证,进入一家社区学院,Northridge加州州立大学学习。他们甚至让她和自己五岁大的女儿合用一间卧室和一张帆布床,并且承诺资助她的学习费用,直到她学成为止。

与大多数必须为自己的生活而四处奔波的中国留学生相比,此时邓文迪的状况无疑是好得多了,但要说成功,那还差得远,显然邓文迪也是这么认为的。很快,Cherry太太在丈夫处发现了一大堆邓文迪风情万种的造型照片,且这些照片是在中国时就有的,拍摄于广州酒店的房间里,那时邓文迪18,Cherry比她老30岁,而Cherry先生也承认:他已经被这个年轻的女人所吸引。1990年2月,在与太太离婚后不久,Jake
Cherry与邓文迪结婚。至此,我们或许可以说,这个来自广州的年轻女孩邓文迪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功,她实现了当时很多中国女孩儿梦寐以求的愿望,找到了一个美国丈夫,尽管这个丈夫的年龄已经可以做她的父亲,但毕竟从此她进入了美国社会。

如果是你,是不是就此满足了呢?邓文迪可不是这么想。两年零七个月后,她和Cherry先生的婚姻走到了尽头,这个时间比获得绿卡所要求的时间——允即许她作为外国居民永久在美国生活和工作的时间——只多七个月。而按照Cherry先生的说法,他和邓文迪共同生活的时间,实际上“最多有四到五个月”,期间,Wendi和Cherry结婚后四个月,Cherry就要赶她走,原因是他发现Wendi外面有人。离婚后邓便赴耶鲁读MBA了。

不管你怎样评价邓文迪,必须要承认的是,她相当聪明。据加州州立大学的Daniel
Blake教授回忆,当时邓文迪和另外三名本科生组成一个四人小组,她们经常一起吃一起学习,曾合作过一个大型书面计划,分析财政政策对美国经济的影响,而这个小组成为了Northridge校园有史以来通过该校经济系的最佳小组。从加州州立大学毕业后,邓文迪进入了耶鲁大学商学院,在Daniel
Blake教授的推荐信中,她被称为是“Super”学生。在此期间,邓文迪还曾在洛杉矶郊外的一家体操学院工作,这所学院是由中国著名的体操王子、荣获奥运会金牌的运动员李宁经营,邓文迪在这里负责学院的中国教练与学龄客户父母之间的联络工作。

1996年,邓文迪从耶鲁毕业,准备谋求到香港发展。这时,命运之神再次青睐了这个女孩,邓文迪获得了她一生中一个非常关键的机会。在飞往香港的飞机上,邓文迪恰好坐在了默多克新闻集团的董事Bruce
Churchill旁边,当时这位先生正准备上路前往香港担任Star
TV的副首席执行官。一生中,我们能有多少次这样的机会与这样重要的人士相遇呢?你是不是会因为胆怯,或是没做好准备,而就这样让幸运女神檫肩而过呢?反正,邓文迪不会。尽管缺乏在娱乐业的从业经验,但凭着长青藤学校的商务学位以及精通英语、粤语和普通话的有利条件,飞机还没到香港,她已轻而易举地谋到了卫星电视公司总部实习生的工作。

在Star
TV工作期间,邓文迪保持了她一贯的作风,她非常努力地争取每个表现自己的机会,从不打无准备之仗。据当时她的同事形容,邓文迪经常会毫不犹豫地、不声不响地走进高级执行官的办公室,同他们进行讨论并提出大胆的建议。

当然,对于志向远大且善于把握机会的邓文迪来说,在新闻集团的香港分支机构里做一名级别不高的雇员,根本不能令她满足。我们并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邓文迪把她的目标锁定在了她的老板,新闻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默多克(Rupert
Murdoch),这个比她大三十八岁,但却在全世界媒体中具有举足轻重作用的男人身上。但很显然的是,自从1998年初,邓文迪以默多克上海、北京之行的随行译员身份第一次出现在这位传媒大王的身边之后,后者便被她所吸引了。很快,Star
TV的员工们开始对两人之间的罗曼谛克议论纷纷,他们被发现在香港的一次晚餐会後手牵著手。1998年5月,默多克与他结婚31年的妻子Anna分手。第二年6月,他们正式签定离婚协议。1999年6月25日,也就是距其离婚协议生效日仅仅17天后,默多克在泊於纽约港的私人游艇Morning
Glory号上与邓文迪举行了婚礼。来宾中包括特意前来助兴的威尔士歌手Charlotte
Church,以及金融家Michael Milken和俄罗斯大亨Boris
Berezovsky。邓文迪,这个多年前普普通通的广州小女孩,终于登上了她人生的顶峰。

有很多人认为,默多克之所以会看上邓文迪,是看中了她身后所代表的巨大市场,不少媒体甚至用“娶了她就娶了中国”这样的字眼来形容这场婚姻。可是,在Kallen看来,邓文迪的中国背景是个有利条件这没错,我也不敢说在默多克考虑他的第三次婚姻时,这个因素毫无意义。但问题是,中国有这么多的女孩子,条件比邓文迪好的多得是,为什么偏偏是邓文迪成了这个幸运儿?对此Kallen的回答是,这个女人确实有她的不凡之处。

在坠入爱河之后,默多克总不失时机地向亲友们推销女友的形象,他带着邓文迪给姐姐祝寿,同时又双双拜见老母。邓文迪当然不会丢面子,她的聪明、温和以及非常独特的感觉给默多克的亲人留下了极好的印象,也把她自己成就为传媒大王的第三任妻子。

为了永结新欢,默多克只好斩断旧情。1998年4月,默多克和安娜通过媒体对外宣布,决定结束他们31年的婚姻。1998年10月的董事会上,安娜突然接到丈夫下达的逐客令,要求她离开集团董事会。这时,邓文迪已经是默多克公开的情人。对外界默多克显得很有风度,但在私下里,默多克甚至不肯给安娜任何选择的余地,只是无情地命令她必须离开。

安娜的告别演说充满绝望:”这不仅是我婚姻的结束,也是我生活的结束……离开他我感到非常难过。“一些董事眼里闪着泪花,目送这位自18岁起便为新闻集团尽力的女人在她大儿子的陪伴下黯然离去,也正是这时候,默多克的四个子女开始在心里深深地记住了邓文迪。不过安娜为离婚设置了一个条件:默多克死后,作为妻子的邓文迪无权继承他的任何遗产,除非邓文迪婚后能生个一男半女,而默多克去世时,她的子女恰好不满18岁,邓文迪才能掌控她孩子名下的股份。安娜很清楚,默多克被诊断患有初期前列腺癌,必须进行放射治疗,同时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默多克新闻集团的财产即使没落在安娜的手里,也将由子女继承,不会旁落“外人”。

为了能尽快迎娶邓文迪,默多克咬牙签下了离婚协议。1999年6月8日,默多克夫妇的离婚完成,仅在17天后,默多克便迫不及待地与邓文迪举行了婚礼。

但是邓文迪怎么可能甘心接受这样的安排:守着一个身家百亿的老公,却不能动其中的一分钱,而且一旦老公去世,自己就要被扫地出门、远离新闻帝国!真正了解邓文迪的人都知道,她根本不会满足于做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

安娜怎么都想不到,默多克在接受化疗前,早已将自己的精子抽取并冷冻,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是邓文迪的主意,但显然邓文迪在不声不响之间掌握了主动,把离婚协议中的不利条款逐步化解。

2001年11月19日,依靠高科技“法宝”——试管婴儿,邓文迪生下了她和默多克的第一个宝宝格雷斯,一个孩子显然还不保险,2003年6月,邓文迪又为默多克生下了一个女儿。终于“母凭子贵”,默多克很快抱着幼女宣布道:“我的所有孩子都有接替我的位置的机会,即使是格雷丝和克洛伊,她们尽管年龄很小,但她们和其他兄姐享有同样的承诺。”而在邓文迪生下第二个女儿后,默多克很快乐地宣布,这让他无限期地搁置了退位的打算,因为他和第三任妻子邓文迪组建的新家给他带来了无限活力。这样,邓文迪又轻易赢了第二回合。

尽管邓文迪在嫁与年长她近38岁的默多克为妻后,一直保持着贤妻良母的形象,极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但是,默多克长期以来一直钟情于有着巨大潜力的中国市场,邓文迪凭借流畅的中英双语交流能力和迷人的社交风采已在新闻集团上下给其带来了“默多克形象大使”和“亚洲外交官”的美誉。

与此同时,邓文迪不断对新闻集团在亚洲的运营和投资施加影响,使得亚洲成为了该公司增长最快也是最重要的市场。邓文迪还成功策划了一笔总值在3500至4500万美元的针对中国互联网的投资生意。此举得到了老默多克的大力支持和称赞,但却与拉赫兰的经营战略存在矛盾。

而安娜一直也毫不隐瞒自己对哪个孩子赢得默多克继承权的关心。在《家族企业》一书中,安娜列出了一系列可能导致默多克传媒帝国分崩离析的因素,其中就包括默多克临终前没有指明继承人从而导致家族成员的争斗的情况。

此次拉赫兰的辞职,以及默多克最终更改股权分配方案,为邓文迪“上位”甚至最终掌管传媒帝国创造了绝佳机会。还有人断言,邓文迪是此次新闻集团大变局幕后真正的“始作俑者”。

1990年2月,在与太太离婚后不久,Jake
Cherry与邓文迪结婚。至此,这个来自广州的年轻女孩邓文迪成功地迈出了通向未来更广阔舞台的第一步,她实现了当时很多中国女孩儿梦寐以求的愿望,找到了一个美国丈夫,进入了美国社会,尽管这个丈夫的年龄已经可以做她的父亲。

邓文迪并没有就此满足。两年零七个月后,她和Cherry的婚姻走到了尽头。这个时间比获得绿卡所要求的时间只多七个月。而按照Cherry的说法,他和邓文迪共同生活的时间,实际上“最多有四到五个月”。实际上,结婚后四个月,Cherry就要赶她走,原因是他发现邓文迪外面有人。

和Cherry离婚后邓便赴耶鲁读MBA了。

不管你怎样评价邓文迪,必须要承认的是,她相当聪明。

据加州州立大学的Daniel
Blake教授回忆,当时邓文迪和另外三名本科生组成一个四人小组,她们经常一起吃一起学习,曾合作过一个大型书面计划,分析财政政策对美国经济的影响,而这个小组成为了Northridge校园有史以来通过该校经济系的最佳小组。从加州州立大学毕业后,邓文迪进入了耶鲁大学商学院,在Daniel
Blake教授的推荐信中,她被称为是“Super”学生。在此期间,邓文迪还曾在洛杉矶郊外的一家体操学院工作,这所学院是由中国著名的体操王子、荣获奥运会金牌的运动员李宁经营,邓文迪在这里负责学院的中国教练与学龄客户父母之间的联络工作。

1996年,邓文迪从耶鲁毕业,准备谋求到香港发展。这时,命运之神再次青睐了这个女人,邓文迪获得了她一生中另一个非常关键的机会。

在飞往香港的飞机上,邓文迪恰好坐在了默多克新闻集团的董事布鲁斯·丘吉尔旁边,当时这位先生正准备前往香港担任Star
TV的副首席执行官。以邓文迪的个性,她绝对不会放过这天赐的良机。尽管缺乏在娱乐业的从业经验,但凭着常青藤学校的商务学位以及精通英语、粤语和普通话的有利条件,飞机还没到香港,她已轻而易举地谋到了卫星电视公司总部实习生的工作。而在Star
TV工作期间,邓文迪保持了她一贯的作风,她非常努力地争取每个表现自己的机会,从不打无准备之仗。据她当时的同事形容,邓文迪经常会毫不犹豫、不声不响地走进高级执行官的办公室,同他们进行讨论并提出大胆的建议。

不过,对于志向远大且善于把握机会的邓文迪来说,在新闻集团的香港分支机构里做一名级别不高的雇员,不可能令她满足。

邓文迪入股默多克

PE思路投资成熟企业

不知何时,邓文迪把她的目标锁定在了她的老板,新闻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默多克,这个比她大三十八岁,但却在全世界媒体中具有举足轻重作用的男人身上。有人笑言,邓文迪入股默多克是PE思路,投资成熟型企业。

1998年5月,默多克与他结婚31年的妻子安娜分手。第二年6月,他们正式签定离婚协议。1999年6月25日,也就是距其离婚协议生效日仅仅17天后,默多克在泊于纽约哈得孙河的私人游艇Morning
Glory号上与邓文迪举行了婚礼,只邀请了不到100位宾客参加。来宾中包括特意前来助兴的威尔士歌手Charlotte
Church,以及金融家Michael Milken和俄罗斯大亨Boris
Berezovsky。邓文迪,这个多年前普普通通的广州小女孩,终于登上了她人生目前为止的最高峰。

安娜虽然无奈离开,但她为离婚设置了一个条件:默多克死后,作为妻子的邓文迪无权继承他的任何遗产,除非邓文迪婚后能生个一男半女,而默多克去世时,她的子女恰好不满18岁,邓文迪才能掌控她孩子名下的股份。安娜很清楚,默多克被诊断患有初期前列腺癌,必须进行放射治疗,同时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默多克新闻集团的财产即使没落在安娜的手里,也将由子女继承,不会旁落“外人”。

为了能尽快迎娶邓文迪,默多克咬牙签下了离婚协议。1999年6月8日,默多克夫妇的离婚完成,仅在17天后,默多克便迫不及待地与邓文迪举行了婚礼。

但是邓文迪不可能甘心接受这样的安排:守着一个身家百亿的老公,却不能动其中的一分钱,而且一旦老公去世,自己就要被扫地出门、远离新闻帝国!真正了解邓文迪的人都知道,她根本不会满足于做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
安娜怎么都想不到,默多克在接受化疗前,早已将自己的精子抽取并冷冻,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是邓文迪的主意,但显然邓文迪在不声不响之间掌握了主动,把离婚协议中的不利条款逐步化解。

2001年11月19日,依靠高科技“法宝”——试管婴儿,邓文迪生下了她和默多克的两个宝宝。

不管默多克娶邓文迪是否有中国因素的考虑,不可否认的是,从邓文迪的言行看,她确是一个不平凡的女人。

2011年新闻集团旗下公司陷入“窃听门”事件,在英国议会就《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质询默多克父子时,一名男子突然从听众席窜起,手拿餐盘,跨过默多克旁边的人对其袭击,就在此时,默多克身后的妻子邓文迪迅速跃起,第一时间给了袭击者一巴掌。质询结束,默多克夫妇乘车离开。

中国虎妻的护夫事迹旋即赢得了世界范围的赞誉,邓文迪再赢一局。

虽然被指责她的每一步都是踩着一个破碎家庭走上来的,但邓文迪显然不是一个会被外界言论所左右的女人,她的人生,用一句流行语来形容,那就是: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在与默多克的婚姻期间,邓文迪的生活忙碌依旧,交际层面却更上层楼。我们所能看到的忙碌成果之一,就是她投资的电影《雪花密扇》。

而离婚之后或将拥有10亿美金的邓文迪可以做什么呢?答案无数。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